京津冀大氣聯防聯控須從哪方面入手?近日,京華時報記者在對三地官員採訪中,得到最多的回答是——頂層設計是關鍵。頂層設計該做哪些工作?如何推進?誰為主導?面對種種問題,天津市環保局局長溫武瑞表示,治污面前,京津冀是共同體,產業結構、能源政策、排污標準、執法標準要在整體框架下規劃制定。目前,已建立三地溝通協調機制,北京牽頭,未來還需要國家部委支持。
  □現存問題
  能源供給不均影響區域發展
  4月2日,京津冀三地大氣污染治理採訪團來到天津,天津市環保局局長溫武瑞對該市在大氣污染治理方面的舉措進行介紹。同時,對京津冀大氣聯防聯控發表自己的看法,他認為,京津冀大氣聯防聯控非常有必要,做好聯防聯控頂層設計首當其衝。去年9月,環保部印發《京津冀及周邊地區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細則》(以下簡稱《細則》),這意味著頂層設計已經開啟。此後,京津冀以及周邊省市的領導組織多次會議,北京牽頭,進行聯防聯控的研究,討論產業佈局、標準統一等內容。未來,在能源機構、配套條件方面還需要國家部委支持。
  溫武瑞認為,實現空氣的好轉,離不開能源政策的保障,《細則》中提到要推動清潔能源的應用,但區域間清潔能源的供給量並不均衡。目前,北京發展清潔能源早,使用清潔能源的基礎條件好,而天津、河北發展緩慢,在使用清潔能源方面資源也受到限制。去年,天津完成一批天然氣鍋爐房,但因能源供給不足無法啟用。另外,在供電方面,天津需要更多的外購電,但目前其外購電比例僅占17%,而北京遠遠高於這個數字。京津冀聯動後,在能源規劃方面需要有進一步推動。
  省際標準不一企業“躲貓貓”
  溫武瑞還提到,產業結構佈局對大氣污染的貢獻率也較大。北京、天津、河北的位置固定,隨著風向的轉移,產生的影響就不同。這就涉及整個工業企業的功能佈局,以及產業結構的問題。京津冀的產業佈局應該“一盤化”,打破一畝三分地的規劃。
  另外,標準不一也容易產生問題。溫武瑞舉例說,今年7月,天津主要大氣污染源排污收費標準從0.82元上調至7.82元,在天津與北京、河北交接的地方,肯定會出現化工企業轉移的情況。“有些企業的設備用拖拉機拉起來就走,第二天就能找地方重新生產,單個地方提高標準難控制這樣的污染企業。”溫武瑞說,排放區域是相互影響的,必須要京津冀共同行動。包括執法統一,在執法方面經常出現,天津打擊重企業就跑向河北,河北打擊重就回天津,以後要加強京津冀的聯合執法。
  他提到,執法的聯動不僅僅涉及區域還包括部門之間。目前,天津的環保部門與公安部門的聯動執法取得較好效果,環保部門發現涉及刑事案件的及時轉至公安部門,公安部門需要環境監測時,環保部門給予支持。
  □天津方案
  水污染聯動治理補罰分明
  在京津冀協調發展的框架下,大氣的聯防聯控是任務之一,同時還要加強水污染等其他方面的治理。目前,環保部就水污染聯控方面正在研究,實施補罰分明的激勵措施。
  溫武瑞以天津的水資源為例,對天津、河北水資源治理情況進行闡述。他提到,河北為天津提供了水資源,但水資源的質量令人擔憂。河北的一些地方攔網養魚,位於下游的天津再治理也困難。
  “習總書記說要加強水源地的涵養,我非常認同。”溫武瑞說,治水要治源,上游加強對水污染的治理,下游就跟著省力,但是上游也不能不發展。因此下游省份可以給予補償。但上游省份如果沒有治理好,導致水質超標就要受罰。
  據瞭解,目前,環保部正在對京津冀水聯動治理的相關政策進行研究,預計很快就會出台。
  排污費今年7月漲近10倍
  今年,7月1日起,天津將調整排污費征收標準,由每公斤0.82元調整為7.82元,上漲幅度近10倍。其中,二氧化硫由每公斤1.26元漲至6.3元,氮氧化物由0.63元漲至8.5元,化學需氧量由0.7元漲至7.5元,氨氮由0.88元漲至9.5元。同時,將實行階梯式差別收費,根據污染物排放濃度征收排污費,排放濃度達標率越低收費越高。
  據天津市發展改革委員會負責人介紹,去年,天津征收排污費1.38億元,有6000家企業交費。按照新標準計算,每年的排污收費金額達到9億元。排污費征收標準調整後,仍按照1:4:5的比例分別繳入中央、市級、區縣國庫,作為環境保護專項資金,用於環境污染防治。
  該負責人表示,目前天津的排污收費標準低,遠低於治污成本,不利於企業加快升級改造和治理環境污染。排污費標準多年沒有調整,但是環境污染治理的要求、條件發生變化,污染治理難度成本加大。科研部門根據典型樣板測算的治污費是現行治污標準的5-13倍,收費過低導致價格杠桿扭曲,企業進行節能改造的費用遠遠高出繳納的排污費,這樣企業很難自覺去改造,很多企業甘願被罰偷排,也不願意建排污設施。
  該負責人表示,排污費調整後,對電力、鋼鐵、化工企業產生影響,促進企業從源頭減排,建立多排放多付費意識,其社會影響遠大於經營影響。也促進天津產業能源結構調整,以及發展方式轉變。
  連續仨月治污落後將約談
  天津市環保局局長溫武瑞表示,天津加大了治理大氣污染的行政管理力度。去年,美麗天津1號工程啟動,天津市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四套領導班子組成領導小組,各區縣、委辦局全部遞交承諾書,區縣一把手或者委辦局局長、書記負責簽署,把責任遞到主要責任人身上。
  在治理大氣、水環境任務中,每個月舉行內部排名,連續3個月位於後三名,將組織監察部門對簽署人進行約談。“從去年10月份工程啟動以來,還沒有單位連續3個月落後,有單位連續兩個月落後,到第三個月他就要拼命了。”溫武瑞說,在管理上天津的執行力有所加強。
  今年,天津市治理大氣污染開出行政管理方面的另一劑良藥。從3月1日起,天津啟動實施大氣污染防治網格化管理。按照屬地管理原則,以區縣、街道、鄉鎮、社區(村)為單位,分級別劃定大氣污染防治管理網格,明確監管區域。目前,全天津市已劃定一級網格33個,二級網格200個,三級網格2041個,四級網格5718個,基本實現管轄區域全覆蓋。
  劃定區域網格後,確定區縣委書記和區縣長任一級網格長,區縣副職領導任二級網格長,街道負責人任三級網格長,社區居委會或村委會負責人任四級網格長。各級網格員的配備需充實,要求基層網格按照“一長三員”管理模式配備(網格長、信息員、環保員、執法隊員)。網格內人員負責燃煤污染、機動車污染、揚塵污染、工業污染以及新建項目等的監管。目前,正在進行人員培訓工作。
  本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黃海蕾  (原標題:北京牽頭京津冀大氣污染治理)
創作者介紹

傅穎

qz69qzsp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